当前位置 主页 > 党的建设 >

在参与经济活动的过程当中

  

7月16日,记者驱车来到广元利州区大石镇安乐村一组,找到了广元洋城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生产场地。整个厂房临嘉陵江而建,广巴铁路桥从厂区左手边跨江而过,昭化工业园区在嘉陵江对岸清晰可见。记者称要购买产品,见到了杨举的父亲杨大远。

记者在该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看到,企业法人为王明成。对此,杨大远解释说,王明成是公司的大股东,现在卷款潜逃了,他们已经在警方立了案。同时还称,王明成跑了没有关系,反正年底就要拆迁了。

自那天起,王明成再没敢进入工厂半步,并且因为害怕家人再次遭受暴力袭击,只有东躲西藏,不敢公开露面。

同时,该副大队长称,因为特勤中队工作忙人手不够,杨举目前仍在那里上班。当记者来到特勤中队询问杨举在不在时,在这里玩耍的一小孩说:“我爸爸在打麻将,往前面那个小区进去有个圆圈标志的地方,可以找到我爸爸。”由于地理位置不熟悉,记者最终未能找到杨举。

“去年12月3日,杨举的父亲带一帮社会上的人将我爱人和儿子打成重伤,把共同的企业霸占了自己经营。”王明成提及那一幕顿时泪流满面,“当时我在成都看病,接到家人的求救电话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”

记者在对相关部门进行暗访后得知,关于杨举经商事件,已经得到公安局系统内部的处罚,其交警特勤中队队长职务已被撤销。

17日下午,记者来到青川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办公室,见到该交警大队一名副大队长。

“赶我们出来之前,杨举找评估机构给企业估价为200万元,只给我120万喊我退出。”王明成说,企业前后总共投资400多万,“无奈之下我只得提出给我180万,杨举不仅不同意,反而警告我说如果我坚持己见一定会吃亏。”

记者看到,王明成现在租住的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两岁的小女儿在妻子怀里静静地吃着冷包子,笑容天真可爱,家里发生变故她懵懂不知。

“我就是负责人,你买我的产品尽管放心,因为我儿子是交警可以保障你在运输上畅通无阻。”杨大远告诉记者,除了走高速公路,其他运输路线都没有问题。

“我当时一直犹豫,本身经营业绩很好,没有想过与人合资。”王明成回忆说:“当时他说‘你不与我合作的话,超限运输的关口是过不去的’,这番话迫使我不得不同意。”

“他说我非法集资、携款潜逃完全是栽赃陷害。”王明成告诉记者:“企业马上就要拆迁了,算下来要赔1000多万元,并且经营不错,这个时候我犯得着卷款潜逃吗?说我非法集资,事实是杨举强行入伙经营企业的股本金。这80万还不是现金投入。真是强盗逻辑。”

随后,记者在广元市公安局纪委办公室,见到了该局党委成员、纪委书记任军年。他表示,杨举的事件已经处罚,至于王明成与杨举之间的事情可以走司法程序。

对于引发矛盾的原因,杨大远则另有说法。“合作之初,王明成没有给我们讲实话,去工商局登记的时候搞成了独立法人。”杨大远称,“我已经告他诈骗和非法集资,公安局很快会找他。”

王明成称,当时杨举投资的80万是对场地基础的平整、地下管道安装等工程的估价,实际上没有给过一分钱的现金。

曾在新疆生活里20多年的他,2008年汶川地震后卖掉新疆的产业举家回到四川,在青川竹园创办了华禹水泥制品公司,主要经营水泥制品,生意红火。

本网记者就此事采访了西南石油大学法学教师、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。

合作伙伴,反目成仇。一个说企业被“霸占”,另一个说被对方“诈骗”,双方各执一词、真相扑朔迷离。

记者最终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杨举,他称这是王明成与他父亲之间的事情,随即挂断电话。

第一、杨举作为公务员参与经商的行为违反了相关的管理条例。同时,在参与经济活动的过程当中,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以他父亲的名义与合伙人产生矛盾后,不应该唆使或者纵容采用非法的暴力手段来处理,伤者只要有相关法医部门的伤残鉴定,凶手一定会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第二、把合伙人的家人打成重伤的行为已经涉及到严重的刑事犯罪,公安部门在这方面的处理有些滞后。

据了解,2012年12月3日下午,6个不明身份的人与杨举的父亲杨大远一起进厂,称要收“欠账”,随后将王明成的妻子和儿子围着一顿暴打,致母子二人重伤住院。

几经磋商后,王明成于2011年2月7日与杨举签定了协议。杨举以其妻子的名义投资80万元占40%股份,并将华禹迁往广元利州区大石镇,重新注册为广元洋城水泥制品有限公司。随后,杨举用其父亲名义私下与王明成签协议,王明成担任企业独立法人。

“听说河堤整治我们厂房要拆迁,并且拆迁补偿费很高的时候,杨举就变着法子想把我赶走。”王明成回忆称,去年8月份起,杨举就天天开着警车到厂里找他,要求王明成退出企业让自己独自经营。

2010年10月,时任青川县交警大队特勤中队队长杨举找到王明成主动要求入股。

此后,他们经历了查账、换会计、单方承包、退股等事件并引发争执,始终没有达成双方满意的结果,矛盾反而进一步激化。

“杨举经商的事情,已经被局里纪检部门给予处理,撤销特勤中队队长职务。”该副大队长说,杨举私下经商和王明成之间的事情,他们不是很清楚也不便过问。

在苍溪县城一间小的出租房里,记者见到了王明成的妻子周荣华。“杨大远带人打我们的时候,我当时就跪下求他不要打我的儿子。”周荣华泣不成声的回忆道:“他们完全不理,打我们的人反而更加凶残,我只得晚上悄悄带着女儿逃了出来。”